◆ 当前位置:> 畅游天下 > 景点扫描 > 正文
鄱阳湖 我们来了
山西汽车网 sxqiche.com 更新时间:2010-3-29   来源: 江西日报 进入论坛
盼望着走进鄱阳湖。盼望前,从鄱阳湖生态经济区上升为国家战略的那一刻起,我们就对这个中国第一大淡水湖充满了渴望。虽然,每一天,她都环绕在我们身边;虽然,身为媒体人,我们总有机会在她的身边闻闻花香,看看候鸟。但这一次是那么的不同,我们出发了,没有华丽的开场白,只是一个简单而高效的出发仪式,但梦想早已起飞。肩上担着前所未有的责任,心中揣着新闻的敏锐、科学的态度、人文的温暖。这一次我们要更加深入更加细致地走进鄱阳湖,去考察湖里湖外的点点珍珠,期待着用科学发展、绿色崛起的理念将她们串起……

南矶山附近的最后一拨冬候鸟。

制图/刘济海

鄱考车队过太子河。

队员们稍事休息。

寻找回声巷。

 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为本报记者宗欢摄。

    2010新闻鄱考 鄱阳湖生态旅游大探寻

  南矶山:大泽天地间,都市“心”港湾

  本报记者刘勇

  都市与宁静,只隔着20多公里。

  出南昌城区,向东北,跨赣江,过蒋巷,在绿野黄花间蜿蜒。城市被甩在后面,喧嚣被甩在后面,世事、烦恼也被甩在后面。

  一条小河挡住了去路,河叫太子河。相传是古时一太子为当地百姓出行开掘的一条“交通要道”,在水运式微、陆运盛行的今天,这条河却成了过往的障碍。幸好有轮渡,汽车能开上去,车随船晃,人随车摇。

  跨过太子河,便是新建县南矶山乡的地界。悠悠之间只剩天与地:天是浮着白云的湛蓝长空,地是恣意铺陈的翠绿草洲。已经罕见人迹,只有风在耳畔浅吟低唱。

  忍不住,探身出汽车天窗。和煦的春风轻拂过脸宠,像母亲温柔的手。

  一声清脆的鸟鸣打破了宁静。寻声望去,几只鹭鸟在头顶盘旋,不要把眼睛瞪得那么大,更大的惊喜在远方。湖天的界限,波光粼粼处,一片白羽在阳光下闪烁。眼尖的当地人脱口而出:丹顶鹤、大雁。

  血涌上脑门,激动的感觉真好,它是前行与探索的动力。奔着鸟儿停泊的方向,跨沟越坎,翻堤穿洲,虽心跳加快,呼吸作吭哧之响,依然不觉累。

  不能前行了,那是一处大湖汊。鸟儿们在湖中心惬意地共湖水摇荡,偶尔潜下头,在水里觅一嘴美食,复又悠然四望。当地百姓介绍说,这是最后一拨冬候鸟了,从前两天的阴雨天气起,它们就在此聚集,等待着新一轮的暖空气,好振翅北迁。

  归家在即,这些精灵们却看不出一丝急切。鄱阳湖的肥美成全了它们舒心的冬季之旅,也成就了它们的从容。不是么,专家们说,现在湖里越来越多留鸟了。留鸟者,不再冬至春归而办了鄱阳湖长住户口之鸟也。

  好一幅美丽画卷:碧湖之上白鸟点点、蓝天之下青草油油,博大的大自然从容不迫,宁静深远。天地凝固,能听到自己咚咚的心跳声,间或一嗓鸟叫、一声蛙鸣,想起了电影里的台词:人有如天地之间的一粒微尘。是的,这粒微尘只有通过大自然的洗礼,才会有超脱之感,才能有一个停泊的港湾。

  湖旁路边“摘藜蒿”

  本报记者余红举

  在南山附近,一位农妇好像在采摘什么,几名队员们像发现了大宝藏似的,停下车来,走上前去询问,一问才知是“摘藜蒿”。

  俗话说:“鄱阳湖的草,南昌人的宝。”队员们个个爱吃藜蒿,农妇成了明星,也不胆怯,她告诉记者她来自矶山,名叫罗凤娇,每年2月底,她就开始采摘藜蒿,最多时一天能采150多公斤,收入非常可观。

  随队的南矶乡党委书记万长柳却对大家说,南昌人吃不到此处的藜蒿,因为这里是空运到上海北京的,如果南昌人想吃,除非到南矶乡来。话音刚落,队员们纷纷动起手来,投入到采摘的队伍中,真是“人多力量大”,三下五除二的功夫,大家就采摘到了满满一袋,为午餐做准备。

  不知是谁眼尖,在湿地边上竟然发现了鲜嫩的芦笋,令本已发动的车队,又熄火挖起芦笋来。“在鄱阳湖摘野菜也是一种乐趣”,队员们无不惊叹。

  汪山土库:南昌大宅门,庭院深深深几许

  一、迷宫寻觅

  本报记者余红举

  “汪山土库是不是水库?”来自江铃汽车的考察队员赵莹莹的询问,弄得探寻队员“两边倒”:一边是暗笑,一边是睁大疑惑的眼睛等待答案。

  见到汪山土库时,赵莹莹傻了眼,原来这是大气磅礴的古建筑群。导游为大家释疑解惑,鄱阳湖的居民习惯称土屋为“土库”。同时,为大家出了几道难题,那就是“数天井”、“寻回声巷”、“找孔子像”……

  汪山土库是江南最大的官僚豪门府第,号称南方“大宅门”,虽然只有180多年的历史,程氏家族仅修建就花了50多年的时间,前后孕育大小官员名流100余名。队员们置身其中,宛如走进迷宫,却又令长期蜗居城市的队员们兴奋不已。

  天井是汪山土库的一大特色,那究竟有多少呢?队员们开始了“大搜索”。1、2、3、4……数着数着,队员没有探寻出个结果,反倒把自己迷失其中,找不到方向。队员赵小梅是个旅游爱好者,她去过很多地方探寻,迷路让她显得“不好意思”。

  虽然在探寻中没有数出天井的个数,队员却有意外发现,找到了回声巷。这是为什么呢?因为找不到出路,队员急得跺脚。此时,细心的队员发现竟然有回声,接着拍拍墙,竟然也有。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

  这重新鼓起了队员们的信心,寻找孔子像。在偌大的府第找孔子像并非易事,寻寻觅觅,一道门接着一道门,耗尽体力,当大家大眼瞪小眼的时候,一名女队员尖叫起来:“孔子像。”果真,高大的木质孔子像呈现在大家面前。

  越往深处越神秘,队员也有了新发现,随之疑问也多起来。为何土库没有厕所,却专门设有孔雀亭,为何没有“九房”,而是直接从“八房”到“十房”?“女主人爱美呗!”“古代皇帝是九五之尊,不能用九。”队员们纷纷猜测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,队员们“一心两用”,一边数天井,一边思索着更好的答案。时间不容探寻队过多地停留在汪山土库。最后,还是在导游的带领下,我们走出了汪山土库。

  可不能带着遗憾走,队员们张大嘴巴等待导游的答案。“572个天井,1000多间房间。”至于探寻到的疑问,导游卖关子说是先听好消息,还是听坏消息。队员们异口同声地回答:“先听好消息。”

  “看来读书人就是不一样,知识储备蛮丰富,寻不到九房的答案是对的。”导游说,孔雀亭是程家取孔雀胆汁的地方,大家知道孔雀胆汁是毒药,家中哪个犯了家规,将赐予孔雀胆汁,令其一命呜呼。

  二、汪山思考

  本报记者刘勇

  这是一种怎样的时空错觉。

  行走在一条条红石铺就的回音巷里,咚咚的脚步声清脆可闻,恍然间,拐角处似有人回眸嫣然一笑;矗立在一个个台痕青青的天井上,四角的天空飘过流淌的白云;沉吟里,耳畔似曾响起雨打黛瓦的滴滴答答声;驻足在一扇扇古朴厚实的窗户前,想推开的欲望让人有些煎熬,窗子里面是位对镜贴花的小姐还是手握书卷的公子?

  庭院交错,庭堂深邃,著名的山西乔家大院与这里相比,只能自称小院。这里是汪山土库,地处新建县大塘坪乡。初来乍到,相信每位游览者心头涌上的便是这句词:庭院深深深几许。

  有两个故事足以见其“深”。一说是土库开建之初,工地上有位十七八岁学徒,他在这里出了师,当了别人的师傅,做了师爷,一直到胡子花白,土库还未完工。另一说是,有人每天都到工地上带一块石头或者一根木料回家,居然靠这些偷来的东西建成了一幢大房子。

  如此恢弘之规模,步入其内,却发现没有与之相称之奢华。

  房屋的主人是有足够资本张扬的,始建者乃“一门三督抚”:清朝中期湖广总督程鹬采、江苏巡抚程焕采和安徽、浙江巡抚程懋采,都为封疆大吏,位高权重。

  并非历史的烟火掩埋了其辉煌,而是汪山土库本来就如此清雅素淡,引蓄含蔽。个中原因,不必去深究主人的治世之学,儒家的古朴之风,看看那一个个庭中天井的下水道,虽斑驳陈旧,却依然畅通。它的里面,并没有错综复杂的机关、技术,而是无比简单的原理:房屋一级比一级高,让水往低处流;水道内养着乌龟等动物,靠它们的活动、觅食疏通。180多年来,这些下水道默默地将四水归堂的雨水,集纳、运送到门前的月牙塘,注入不远处的鄱阳湖。

  这就是遵法自然,这就是天人合一。它源于鄱阳湖域风雅恬静的田园风光,源于千百年来人湖和谐相处的历史。它已植根在区域内百姓的血脉中。

  后记

  这是我们探寻鄱阳湖的第一天,严格地说,还没离开南昌地区,但鄱阳湖边缘的魅力已是那样的迷人……

分享到:
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  相关文章
  网友评论 共有 条   查看更多>>  
昵称:   匿名
评论: 请您注意:
发表评论须遵守国家有关法律、法规,尊重网上道德,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 的法律责任。
     
 
新车推荐排行榜
最新图文